欢迎来到,都市法制在线!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XT地图 XML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都市法制在线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 >

论“人口贩运”国际界定对我国的启示

都市法制在线 时间:2020年03月20日 23:55

  作为国际社会在应对人口贩运方面最主要、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法律文件,《联合国反人口贩运议定书》首次从行为要件、手段要件、目的要件三个方面对“人口贩运”进行了全面、综合的界定。建议依据相关国际义务,结合我国法治实际,借鉴加拿大、美国等国的良好做法,改进我国界定拐卖犯罪的方式,建立更加严密、科学、合理的反拐刑事法律体系。

  为了有效地应对作为现代形式奴役的人口贩运犯罪[1],联合国于2000年11月通过了作为《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简称《公约》)补充议定书的《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关于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儿童行为的补充议定书》(简称《议定书》或《联合国反人口贩运议定书》)。《议定书》已成为目前国际社会在应对人口贩运方面最主要、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法律文件[2],也是国际法历史上首个对“人口贩运”进行全面、综合界定的全球性法律文件。[3]其第3条对“人口贩运”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于2010年2月正式批准了《议定书》,目前正在全面深入贯彻实施《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13—2020年)》。因此,借鉴相关国际规定,完善我国界定拐卖犯罪的方式,对于准确有效地打击拐卖犯罪、及时识别和帮助被害人、顺利开展相关国际合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行为要件是《议定书》界定的“人口贩运”的核心要件之一,界定行为要件的方式直接影响法律规定的人口贩运犯罪的形式。根据《议定书》第3条,“人口贩运”的行为要件是指招募、运送、移交、窝藏或接收行为。这五种行为不要求必须具有跨国性且涉及有组织犯罪集团,既可以跨域国界,又可以发生在一国之内。这是因为《议定书》第4条明确规定,除非另有规定,《议定书》仅适用于具有跨国性且涉及有组织犯罪集团的人口贩运的预防、起诉及其被害人的保护。[4]《议定书》第1条第3款同时规定,根据本议定书确立的犯罪应视为根据《公约》确立的犯罪。而根据《公约》第34条,缔约国均应在本国法律中将根据《公约》确立的犯罪进行规定,而不论其是否具有跨国性或者是否涉及有组织犯罪集团。因此,缔约国有义务将人口贩运犯罪在国内法中予以规定,而不论其是否具有跨国性或者是否涉及有组织犯罪集团。而且行为要件中的任何一种行为在具备其他构成要件(如手段要件、目的要件)的情况下均可构成人口贩运。

  在我国,人口贩运及相关犯罪主要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相关的刑法修正案、单行刑法和司法解释规制,涉及强迫劳动罪,协助强迫劳动罪,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罪,构成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的强迫器官切除,强迫卖淫罪,引诱幼女卖淫罪,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拐卖妇女、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聚众阻碍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罪,拐骗儿童罪,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等犯罪。与人口贩运犯罪最直接相关的是拐卖妇女、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协助强迫劳动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我国这种界定拐卖犯罪的方式与美国的分散式立法相似。因此,人口贩运犯罪行为要件分散在了这些犯罪的行为要件之中。这些犯罪的行为要件足以涵盖《议定书》界定的“人口贩运”的行为要件。和加拿大、美国将从人口贩运或强迫劳动或强迫卖淫中获取物质利益的行为规定为犯罪的做法类似,我国也将从强迫劳动或强迫卖淫中获取物质利益的行为纳入协助强迫劳动或协助组织卖淫罪的行为要件之中。和加拿大、泰国区分被害人的年龄对强迫儿童劳动或贩运儿童的行为规定更为严厉的惩罚的做法不同,我国关于强迫劳动罪与协助强迫劳动罪的规定并没有明确将被害人是儿童作为实施更严厉处罚的加重情节。和加拿大、泰国将强迫劳动、强迫卖淫、人口贩运犯罪规定相同处罚的做法不同,我国对强迫劳动和强迫卖淫分别规定了不同的刑罚,不仅对强迫劳动罪规定的3年最高刑期远低于加拿大规定的14年、泰国的10年以及美国的20年,而且也没有规定被害人为儿童时的最低刑,而加拿大对此规定了最低5年的有期徒刑,泰国则规定了最低6年的有期徒刑。事实上,《刑法修正案(八)》在1997年刑法规定的强迫职工劳动罪的基础上修改为强迫劳动罪,并增加了可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严重情节,但并没有修改“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的基本刑。即使明确将被害人为儿童作为严重情节之一,严重情节的最低刑期也仅仅为3年。显然,这样轻的刑罚不足以有效地惩罚和威慑强迫劳动罪及协助强迫劳动罪,不利于对儿童进行特殊保护,也与加拿大、泰国等国的做法不一致。更重要的是,这种刑罚与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刑罚不协调,无法与其他相关犯罪一起形成一个相互配合、相互协调的有效的反拐法律体系。

  因此,建议将《刑法》第244条第1款关于强迫劳动罪的规定中的“3年”有期徒刑改为“5年”,同时借鉴联合国《打击人口贩运示范法》、《欧洲理事会反人口贩运行动公约》和《2011年欧盟反人口贩运指引》的规定,除了将强迫多人劳动、长时间地强迫他人进行重体力劳动或以非人道手段对待强迫劳动者作为加重情节予以列出外,还应将被害人为儿童、怀孕妇女、残疾人或智障人及犯罪分子属于有组织犯罪集团列为“情节严重”的情形。而对于强迫劳动致人死亡,或者在强迫劳动的过程中使用了绑架手段或者企图使用绑架手段,或者对被害人实施了性侵害或者企图杀死被害人这些特别严重的情节,可以作为独立情节,构成独立的犯罪,与强迫劳动罪一并处罚。《加拿大刑法典》把被害人为儿童作为加重情节,规定了最低刑。美国《贩运及暴力被害人保护法案》则把强迫劳动致人死亡,或者在强迫劳动的过程中使用了绑架手段或者企图使用绑架手段,或者对被害人实施了性侵害或者企图杀死被害人,作为强迫劳动犯罪的加重情节,规定了更加严厉的惩罚。结合我国刑事法律体系,建议将《刑法》第244条第1款中的“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强迫他人劳动的过程中使用暴力,致使被害人伤残或死亡的,以强迫劳动罪、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不少学者建议将《刑法》第240条的拐卖妇女、儿童罪恢复为“拐卖人口罪”,将拐卖对象扩大到所有人,包括14岁以上的男人、两性人等,以与《议定书》相一致。[5]笔者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正如上述所述,《议定书》界定的“人口贩运”实际上囊括了我国《刑法》规定的强迫劳动罪,协助强迫劳动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拐卖妇女、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聚众阻碍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罪,拐骗儿童罪等罪名,而不仅限于拐卖妇女、儿童罪。尽管拐卖妇女、儿童的直接目的是出卖,但最终目的往往是卖人为妻或卖人为子,或者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甚至卖给他人迫使其劳动。而拐卖14岁以上男性的目的主要是卖给他人迫使其劳动,当然还可能有其他目的,如强迫切除器官。因此,可以将大多数拐卖14岁以上男性的行为纳入强迫劳动罪或协助强迫劳动罪的范畴,完全没有必要恢复拐卖人口罪。也正是因为意识到《议定书》界定的“人口贩运”囊括了我国《刑法》上述分散的罪名,《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13—2020年)》首次使用了“拐卖人口”,取代了《中国反对拐卖妇女儿童行动计划(2008—2012年)》中的“拐卖妇女儿童”,而且其应对策略不仅仅针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还针对强迫劳动、强迫卖淫、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法治安管理活动等拐卖犯罪。另外,为了体现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精神,也为了与《议定书》界定的“跨国性”相一致,建议将刑法第240条第1款加重情节“(八)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的”修改为“(八)跨境贩卖妇女、儿童的”。

论“人口贩运”国际界定对我国的启示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论“人口贩运”国际界定对我国的启示
  本文地址:http://www.jiangrm.cn/guoji/0320852.html
  简介描述:作为国际社会在应对人口贩运方面最主要、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法律文件,《联合国反人口贩运议定书》首次从行为要件、手段要件、目的要件三个方面对人口贩运进行了全面、综合的界...
  文章标签:国际 年的定义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